<big id="7dtvr"><sub id="7dtvr"></sub></big>
    <dfn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meter></dfn>
    <big id="7dtvr"><strike id="7dtvr"><progress id="7dtvr"></progress></strike></big>

      <em id="7dtvr"></em><big id="7dtvr"></big>

        <pre id="7dtvr"></pre>

        欄目導航

        聯系我們

        金城關文化博覽園

        電話:0931-7895010

        E-Mail:lzjcgwhbly@163.com

        地址:蘭州市北濱河路450號

        文章內容

        寫“地書”的蘭州人

        發布日期:2015-10-15

         來源:蘭州日報 作者:楊玉珍

         

         

         

         

        一支大筆,一桶清水。平整的地板石,宛如“米”字格練習布,信手拈來,自然成趣,深受書法愛好者的青睞。手上的功夫,是長年累月的積累,是持之以恒的修煉,是對書法技藝領悟和執著追求。身段的配合更顯示出漢字藝術的魅力。起筆、行筆、轉鋒、圓筆、藏鋒、折鋒、側鋒,妥了!渾厚優美的漢字,就在這一招一式中收筆。揮毫潑“水”,用心在石質的“宣紙”上耕耘文字,或酣暢蒼勁,或雋永秀美。字跡慢慢變化,臃腫福態,似乎也有紙上“潑墨”的感覺。筆下流淌著的文字,時隱時顯,意境非常奇妙。

        如果體會書法運筆的兩種力量運行方向,大字可能最過癮。向前后、上下運動的平面運動,相對于“紙”平面,從外向內不斷加力和減力的縱向運動,恰到好處的按筆和提筆,產生了節奏。書法就是兩種作用力的結果。相對于書案,在石地板上走筆,這兩種力量的運行,更顯得灑脫流暢。還有,書案上臨臨帖子,那是一個靜謐雅致的個人空間,養性怡情,自有一番樂趣在其中。室外練攤,空曠舒展,揮灑自如,那是一個休閑輕松的公共空間,一個自在隨和的交流平臺。共同的愛好把人們相聚在一起。行人的觀摩和鼓勵,也成了一種無聲的動力。難怪,不少人把廣場書法作為健身強體、養性怡情的最佳休閑方式之一。蘭州有不少這樣的群體,活躍在城市一隅。甘肅省會展中心廣場有一塊“書法園地”,常年活躍著一些書法愛好者。像一道特色風景,緊緊依偎在黃河之畔,讓這里有了很高的人氣,無形之中給蘭州平添了些許人文氣息。

         

         

        晨曦中,會展中心廣場剛剛蘇醒。人們總會看到,一位熟悉的身影,揮毫習字。心中的愉悅,精神世界的充實和自信,都投射在舉手投足之中。接著大家從四處趕來,一天的生活從室外寫字開始。

        孟老師,是這圈子里的代表人物。他的書法一如他的人品,平實敦厚,瀟灑自然,獨領風騷,頗見功底。多年的練筆,對中國書法的理解以及對歷代書法大家作品的研究臨摩,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達到一定水準。

        “書法園地”有著民間書法“沙龍”的意味,是因為它的開放包容。只要喜好,隨時可以參與進來。孟老師會手把手地指導。累了,打打太極拳,聊聊天下新聞,多的時候,切磋書法心得體會。每一種字體都有來頭,每一筆畫都有講究。在大家心里,孟老師的字就是現實版的帖子。每個字他可以引申出好多版本,比如二王體、歐體、趙孟頫體、米芾體等等。他會收集一些報刊雜志書法作品,供大家欣賞。

        孟老師的絕活,是深厚的文學造詣和文化底蘊。最讓大家佩服的是,他腦子里裝了許多經典詩文,張口就來,出口成章。熟背《千字文》,即便是中間斷句,他能熟練銜接!对狸枠怯洝、《蘭亭序》、《秋興賦》等等名篇儲藏在腦海里,隨時備用。

        細心人會發現,大家人手一支自制的海綿筆,有著相似的面孔,這是孟老師的手藝。主動承諾給大家做筆,對初學者而言,是一種關愛,也是一種鼓勵和鞭策。進了這個圈子,跟著孟老師學習,收獲頗豐。

         

         

        如果經常光顧此地,會發現不少人書寫的內容千篇一律,那就是《蘭亭序》。

        作家祝勇說過,永和九年的那場醉,在時間的長河里,仿佛永遠沒有終結。蘭亭雅集那天,酒酣耳熟之際,王羲之寫下的《蘭亭序》,作為他們宴樂詩文的序言,就這份一蹴而就的手稿,成為被代代中國人記誦的名篇。于是,人們感嘆:在漫長的歲月中,一張紙究竟能走多遠?隨意來到甘肅會展中心,會找出答案。這張“紙”根本沒有停留過,它也在蘭州人的身邊,大家手里攥著的不正是那張龍飛鳳舞、被涂改的不成樣子的、清一色的《蘭亭序》嗎?

        說來也有意思。陽光明媚的日子里,這里一樣“惠風和暢”。會展中心廣場音樂噴泉一汪清水,在陽光照射下,清澈見底,猶如一盤碩大的硯臺。視《蘭亭序》為至高無上的坐標,全神貫注揮毫用功,用一種虔誠和敬畏的神態,再仿那神奇的筆跡,那是多么富有感染力的意境!穿越時光遂道,順著這一文化脈胳尋去,那場“醉”仿佛從來就沒有中斷,1600年后的今天,依然能夠呼吸到永和九年春天的明媚,依然能讓人們陶“醉”于傳統文化基因的博大精深!

        老鐘每天的功課是臨兩遍《蘭亭序》,324個字,地上一遍,紙上一遍,雷打不動。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筆法韻味十足。宋老師以趙孟頫體見長。鐵打的作業:除了室外練習,每天10篇毛筆書法。他的作業已累積兩萬張。80歲的廖老師,精神矍鑠,以篆書為主,書法作品深得同行喜愛。

        別以為寫地板書法的都是中老年人,同樣吸引不少年輕人。小石是一位最有實力的女中豪杰。她以行草為主攻方向,自幼在書法從藝道路上摸爬滾打,已形成自己的藝術風格,對書法的熱愛達到一種忘我的境界。喜歡孟老師的書法技巧,忙里偷閑常來這里跟師傅學幾手。小王酷愛書法,悟性極高,孟老師真傳弟子。早晨上班路過此地,一定要盯著師傅“蹭”藝。他的手機里裝了200多張老師的“地書”字跡照片。難怪,孟老師為什么每天總是帶兩支筆,原來他是為弟子們備用的。

         

         

        蘭州地杰人靈,高手深藏民間。遠遠地走來一個人,默默立足觀看。冷不丁,他會流利地背誦大段的詩文。與游人互動,大聲吟誦古代名篇,也是一個亮點。你會發現,年輕人的文化積淀很深。他們驕傲地說,是高考時的戰果。有人會指出“你寫的小楷‘心經’少了一個字”,因為他背過。寫《秋興賦》的上句,有人會接下句,因為他熟悉。寫《蘭亭序》,有人會情不自禁隨和,因為他們學過。有時,旁邊的老者會不客氣地指正筆誤,很有可能他就是一位書法家協會會員。這些高高手,讓你來不得半點懈怠,更重要的是為傳統文化深深扎根于大眾而欣慰。

        當然不乏外地游客的觀賞和喜愛。筆者曾遇見幾位來蘭的韓國客人。因為來中國留學,專攻漢語,自然有一種特殊的情感。高興時提筆躍躍欲試,喜悅之情溢于言表。他們對漢字的喜愛給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一位來自昆明的游客,看上去是一位好家,眼睛盯著地上的字入了迷,連連說好,久久不舍離去,發自內心地感慨“蘭州文化氛圍好!”

        有時,天真的孩子們會說爺爺奶奶叔叔阿姨用“拖把”寫字。很喜歡這一形象的比喻。以前,筆者喜歡圍著寫地板字的人看風景,一不留神,自己也加入了“拖把隊”,成了別人眼中的風景。

        有一段話很精辟:“不管什么時代,有信仰的文化人都細心地過著自己的日子,精心琢磨那份屬于自己的舞臺和角色。從事文字的人,大多個性飽滿,他們只活在個體的生動感覺中,以自己獨特的方式活著。”如果愛上書法,何嘗不是這種心境?

        caop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