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7dtvr"><sub id="7dtvr"></sub></big>
    <dfn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meter></dfn>
    <big id="7dtvr"><strike id="7dtvr"><progress id="7dtvr"></progress></strike></big>

      <em id="7dtvr"></em><big id="7dtvr"></big>

        <pre id="7dtvr"></pre>

        欄目導航

        聯系我們

        金城關文化博覽園

        電話:0931-7895010

        E-Mail:lzjcgwhbly@163.com

        地址:蘭州市北濱河路450號

        文章內容

        九曲飛虹暢南北一城山水半城橋

        發布日期:2018-11-30

        來源:蘭州晚報  記者:趙文瑞/文 首席記者:馬軍/圖

         

         

        金雁黃河大橋

         

        深安黃河大橋

         

        銀灘黃河大橋

          

         

        橋梁篇

         

        黃河浩蕩,滔滔東去流不盡。金城巍然,座座飛虹南北暢。

         

        奔騰的河水穿過蘭州豪邁東去,哺育了華夏文明的“母親河”一如繼往地滋潤著沿途的每一個角落。滄桑厚重、熱烈奔放、九曲不回、波瀾壯闊,這是黃河的性格。而這樣的性格,在我們這個河谷城市的成長中,也十分清晰地留下了烙印。環境的“血脈傳承”,讓蘭州人擁有了樸實、倔強、熱情、豪爽的地域特征。黃河之于蘭州人,不僅是“母親”,還是最重要的“動脈”。蘭州人愛黃河,與黃河有聯系的一切,都力求盡善盡美,比如濱河路,比如水車,還比如——橋。

         

        作為唯一一個被黃河穿過中心城區的城市,我們每一天,只要出門就幾乎都要與橋梁“邂逅”。黃河蘭州段的跨河橋梁目前已超過20余座,僅從中心城區來看,中山橋向東不遠處就是元通黃河大橋,向西約4站路就是小西湖黃河大橋……

         

        改革開放40年,黃河上的橋梁逐漸增多,不僅溝通南北,更有力地帶動了蘭州的整體發展。

         

        交通之橋:世紀伊始是橋梁建設的“黃金年代”

         

        翻開歷史檔案,黃河之橋的寬度變化,恰好從側面反映了蘭州的發展之變。據《蘭州市志·城建綜合志·規劃建設》記載:七里河黃河大橋,1956年-1958年修建,橋面寬18.4米;城關黃河大橋,原名“蘭州黃河大橋”,1975年開始設計,1979年竣工,橋面寬21米;1981年后,蘭州開始考慮大橋立體開發;1986至1988年,蘭州首座立交橋——東崗立交橋建設;到20世紀90年代,蘭州市委、市政府進一步加大對舊城改造和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視程度,橋梁建設有了新發展,1991至1998年,市區新建、改建和擴建橋梁21座;2001年,銀灘黃河大橋竣工通車,橋面寬25.5米。

         

        2001至2004年,蘭州進入集中建橋發展的“黃金年代”。原蘭州市市政工程研究所總工程師、教授級高工李龍生回憶說,那幾年,他和其他專家被抽調至蘭州市建委(現蘭州市城鄉建設局),組成了“三橋總監辦”——這個臨時的“專家班子”,負責3座在建大橋的日常建設監管(“三橋”即雁灘黃河大橋、小西湖黃河大橋、新城黃河大橋)。“雁灘黃河大橋設計建設的橋面寬度達到了31米,應該是當時黃河蘭州段橋面最寬的大橋;小西湖黃河大橋原本設計了完整的立交匝道,不過因為拆遷等原因沒有完全按原計劃實施,但也是當時投資最多、規模最大、科技含量最高的一座黃河大橋,是全國第二座矮塔斜拉橋。”

         

        說起當年的大橋兩岸,李龍生還記憶猶新。“雁灘黃河大橋沒建成時,雁灘地區只能算是蘭州城的偏遠地帶,大部分地方都是菜地果園,只有一個新港城A區的商品房項目,1000多元/平方米的房價都被人嫌棄,覺得這交通不方便。但隨著大橋的落成通車,南北濱河路繼續向東延伸,不僅讓雁灘片區成了高樓林立的住宅區,鹽場片區也逐漸有了會展中心、五星級酒店、大劇院、規劃展覽館等,加上之后建設的金雁大橋,溝通了濱河南岸的水車博覽園、蘭州音樂廳,這一帶如今成了蘭州人的文化高地?梢哉f,蘭州城的向東擴展和雁灘黃河大橋的建成通車有很大關系。”另外,隨著小西湖橋的建設開通,中山橋東西兩側都有了“快捷通道”,所以在2004年,歷經百年風雨滄桑的中山鐵橋終于卸下渡河重負,開始禁止車輛通行,改作步行景觀橋。

         

        經濟之橋:民間資本進入橋梁建設領域

         

        改革開放40年,變化的不止是大河奔騰之上的跨河之橋,還有城市繁華之上的人行天橋。你知道嗎,蘭州市第一座專門供行人過街的天橋,是1989年建設完成的三愛堂人行天橋。到了1999至2000年,在政府投資建設橋梁的同時,蘭州敞開了基礎設施建設投資的大門,采取“誰投資、誰建設、誰管理、誰受益”的原則,廣泛動員企業或橋位處的周邊單位投資建設。2000年,武漢市政工程總公司投資200萬元,建成小西湖人行過街天橋;蘭州工貿集團公司、甘肅省送變電公司、黃金大廈、建蘭路市場和建蘭飯店等籌資450萬元,建成建蘭路十字環形人行過街天橋等……截至2000年底,市區建成各類橋梁(不含鐵路、公路)橋梁153座,市區跨黃河橋10座,黃河蘭州段成為黃河上橋梁密度最大的河段之一。

         

        蘭州人魏梅還記得曾經西站十字人行天橋的繁華。“馬路北邊是西太華商廈,南邊是黃金大廈,那是20世紀90年代我們最常逛的商場,后來天橋兩邊又逐漸開了國美、蘇寧電器賣場,還有最火的飯館、KTV,都聚集在橋兩邊。那時候西太華商廈附近的人行天橋可以直接通到商場二樓,剛開始我們都覺得挺新奇。后來因為地鐵建設,暫時拆除了西站十字的幾座天橋,真是覺得過馬路不方便了。”

         

        民間資本進入橋梁建設領域,不止促進了蘭州的商業發展,也改變了蘭州人的居住格局。曾經,“出城一丈,就是鄉棒”,但現在,“城里人”的范圍隨著橋的興建而擴大。2016年,碧桂園集團投資興建的雁白黃河大橋提前貫通,從此青白石到城中心不再是那么遙遠,橋上行車,5分鐘即可到達雁灘,15分鐘進入市中心;2017年,元森地產設計建造的元通黃河橋建成通車,從此黃河北的“舊城”廟灘子、九州和黃河南的“城心心”有了“快速通道”,也減輕了城關黃河大橋的交通壓力。

         

        人文之橋:“一橋一景”靚麗金城

         

        從1935年甘肅平市官錢局發放的伍角錢幣,到1974年的伍市兩甘肅省糧票;從蘭州卷煙廠出品的“黃河橋”牌香煙,到蘭州日用化工廠出產的“黃河”牌牙膏;從金城大劇院的入場券、白塔山公園的門票到蘭州火車站的站臺票、公交集團的公交車票……黃河鐵橋的身影,不止在蘭州人的腦海,也印刻在蘭州人的身邊之物上,而和黃河鐵橋的雙曝光合影照,幾乎是每個蘭州80后的童年掠影。2017年盛夏,寶雞人張旗第一次走進白塔山腳下的蘭州黃河橋梁博物館,被一組組老照片、收藏品吸引、震撼,“黃河鐵橋真是一座人文之橋!”

         

        做好橋文章,是近年來蘭州在旅游發展、人文經濟上提出的新目標。黃河橋梁博物館能看到百年中山橋的滄桑歷史,夜游黃河則能讓人領略現代黃河大橋的嫵媚多姿。2018年7月,4座跨河橋梁(中山橋、城關黃河大橋、金雁黃河大橋、雁灘黃河大橋)亮燈,初步完成了白塔山及主要跨河橋梁亮化美化工程。市城鄉建設局相關負責人介紹,今年黃河風情線景觀亮化提升工程總體方案涉及了西起小西湖立交橋東至雁灘黃河大橋長約8公里的范圍,先行啟動的示范段工程,主要由黃河風情線核心段的3片區(金城古建片區、現代會展片區、風情民俗片區)和4座跨河橋梁(中山橋、城關黃河大橋、金雁黃河大橋、雁灘黃河大橋)組成,合計約46個節點工程。

         

        除了亮化工程的“錦上添花”,蘭州還努力在設計之初就做到“一橋一景”。早在2007年8月,蘭州市面向全國設計招標深安大橋方案,最終由上海市政設計院設計的“蝶形”拱橋通過專家評審,“深安蝶舞”曾多次見諸報端。深安大橋成為蘭州首座全互通全立交景觀橋,不僅一橋連通安寧、七里河、西固三區,而且磅礴大氣的造型也不斷引得城市攝影愛好者的青睞。蘭州的黃河之橋,從最初的軍事要塞、民生所需,到現在的旅游經濟、人文景觀,不但凝結為一代代蘭州人的城市記憶,也成為黃河風情線上靚麗的城市名片。

         

        caop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