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7dtvr"><sub id="7dtvr"></sub></big>
    <dfn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meter></dfn>
    <big id="7dtvr"><strike id="7dtvr"><progress id="7dtvr"></progress></strike></big>

      <em id="7dtvr"></em><big id="7dtvr"></big>

        <pre id="7dtvr"></pre>

        欄目導航

        聯系我們

        金城關文化博覽園

        電話:0931-7895010

        E-Mail:lzjcgwhbly@163.com

        地址:蘭州市北濱河路450號

        文章內容

        寧夏黃河第一橋:葉盛黃河大橋的風雨歷程

        發布日期:2018-6-20

        來源: 寧夏日報    記者:趙 磊

         

         

        72歲的吳光鈞用布滿皺紋的雙手,摩挲著影集里的照片,思緒再次回到那個火熱的年代。如今,他依然清晰地記得參與修建我區第一座黃河公路大橋——葉盛黃河大橋的艱辛歲月。

        “那時候真的是望河興嘆!”吳光鈞說,1969年,黃河仁存渡口是往返銀川、吳忠兩地的必經之地。為通過這僅有的渡口,經常在黃河岸邊能看到露宿等待過河、如長龍般的汽車和馬車隊伍。

        1968年,自治區政府決定修建一座黃河大橋,位置選在了連接寧夏南北交通的樞紐——葉盛鎮。

        經過一年多的測量選線,1969年10月,葉盛黃河大橋開工建設,成為寧夏自主設計施工的第一座黃河公路大橋。1970年12月26日,大橋竣工通車,結束了黃河在寧夏段沒有橋梁的歷史,也結束寧夏南北交通被黃河阻隔、有渡無橋的局面。

        “當年,我們都是從各地招來組成的民兵建設隊伍,1969年完成了賀蘭山機場的建設任務后,我們1000多人又被派遣到了葉盛黃河大橋項目工地。當時,機械設備少還很簡陋,全憑人海戰術。”吳光鈞老人回憶說,參加大橋建設的還有寧夏的建筑企業以及義務工,人數達到四五千人,采取三班倒的方式,晝夜不停地緊張施工。

        “工人們住在自己搭建的一人多高叫做‘干打壘’的茅草房,睡大通鋪,夏天蚊蟲叮咬,冬天后背發涼,生活環境異常艱苦。”吳光鈞告訴記者,他和所有的建設者一樣,對大橋建設充滿激情。

        由于是首次建造跨黃河的公路大橋,經驗不足,施工設備又十分簡陋,如何在黃河深水中灌注橋墩?

        “經過多次實驗嘗試,最終采用‘木籠筑島圍堰’的土辦法。”吳光鈞回憶,1970年1月,建設者們冒著零下20多攝氏度的嚴寒,在冰面上用圓木制作8米高木籠。木籠制作成功后,建設者們開始在夜間分幾次往黃河冰面上潑水,讓冰面凍結得更加平滑,以便于木籠在冰上平滑移動。最后用絞磨機將木籠滑到河中間的橋墩位置,用炸藥將冰面炸開一大片,把木籠沉入水底,迅速向木籠里拋石頭、抹膠泥做好壁壘,然后在中間打孔灌注水泥混凝土。

        當時沒有像樣的運輸設備,建設者們靠雙手抬、肩膀扛,把500多塊預制塊運送到工作臺。“灌漿時需要大量的水泥混凝土,工人們站成兩排,用鐵皮水桶裝滿混凝土傳遞到工作臺。”吳光鈞說,“那時候干一天活,睡一覺起來,手指頭腫到無法握拳,肩膀壓腫壓爛是常有的事,還有年輕的小伙子在夜里偷偷哭……”

        就這樣,在那個沒有大型機械輔助、全憑人力的年代,建設者們用一年零兩個月時間完成了452.7米長的橋梁建設任務。

        “1981年夏天,大橋曾遭遇過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當時,河水每秒流量接近6000立方米,有人建議,如果水量繼續加大,就要炸開西邊的西河橋。最終,大橋經受住了嚴峻的考驗,安然無恙。”吳光鈞說,幾十年歷經風雨,說明大橋的建設質量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建成后的葉盛黃河大橋改變了沿岸群眾望河興嘆,連接國道307、211、109線及當時的省道2801線,將銀川和吳忠、靈武等地聯為一體,是近50年來連接黃河東西兩岸的重要交通樞紐,經濟效益、社會效益顯著。

         

        caop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