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7dtvr"><sub id="7dtvr"></sub></big>
    <dfn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meter></dfn>
    <big id="7dtvr"><strike id="7dtvr"><progress id="7dtvr"></progress></strike></big>

      <em id="7dtvr"></em><big id="7dtvr"></big>

        <pre id="7dtvr"></pre>
         
               

        蘭州非遺繼承人“泥人岳”:用爛泥巴玩出大藝術

        發布日期:2019-3-19   來源:   點擊次數:36

         

         

          有人說,玩剪紙的女人多,玩泥巴的男人多,想一想,確實如此。賈寶玉說,男人都是泥做的,玩泥巴似乎成了男人天經地義的事。那么,甘肅人岳云生手中的泥巴,又會玩出什么花樣呢?

         

         

          走進位于白塔山下、黃河之濱的金城關“岳云生泥塑館”,千姿百態的泥塑便呈現在你的眼前。這一尊尊性格鮮明栩栩如生的泥塑,以各種姿態向參觀者講述著人物固有的時代下所特有的故事,只要你有想象力,或者你有過類似的生活經歷,那么,你所看到的泥塑就是一個會講故事的、活靈活現的“人物”。這些栩栩如生的泥塑出自蘭州非物質文化遺產繼承人——岳云生之手。

         

        把鄉土生活捏出了驚艷全球的藝術珍品

         

          在金城關風情博覽園岳云生泥塑館展廳的一側,是岳云生大師的工作臺,一張茶幾、一頭被削尖的竹片、筷子,還有瓶蓋、泥巴……這幾乎就是他制作泥塑作品所有的工具。

         

         

          泥塑館里有近萬件作品,有“山民”系列和幾千個“丑臉”系列,還有以百姓過年情景為主題的“年”系列、50 多人的“民國十八年難民”系列等。其中,值得一提的要數“山民三十六笑”,這組作品里的泥塑人物,個個喜笑顏開,可每一個笑容都不盡相同,這些泥人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為此,這一系列的作品曾經獲得了甘肅省幾十年評比一直空缺的泥塑作品特等獎。

         

         

          千千萬萬個場景,從藝術的、文化的角度選出有內涵的,將代表情趣的精選出來,使得作品有文化的高度,能看懂有趣,這樣的作品才是好的藝術作品,岳云生的作品就是如此。對于岳云生來講,淳樸的東西既在現實中,也在深深的記憶中,經過豐富的人生閱歷和現實的過濾后,就變成展現在人們面前的泥塑藝術品。

         

         

          就是這些看似夸張,看似“丑”到極致的作品,卻在美國西部2016年“天下華燈”嘉年華活動中大獲國際友人們的高度好評,很多外國友人通過這些泥塑作品更多地了解了蘭州的風土人情。作為蘭州非遺文化項目之一的岳云生泥塑作品,讓全球人真正領略到了泥巴藝術的魅力。

         

        “丑”出這道藝術風景

         

          在岳云生泥塑館里,可以看到最具特色的莫過于岳云生的系列泥塑作品“苦樂人生”和“丑臉”。那極具特色、貌似丑陋的泥塑人物作品將社會底層勞動人民的生活刻畫得活靈活現,每一件都彷佛能講出一個飽經風霜的故事,特別是那些人物細節的刻畫總會深深地吸引每一位觀賞者。

          丑,是一種夸張的藝術,將人們豐富的心理狀態和表情反映出來,也是對社會萬象的展現。說起做這么多的丑臉,岳云生自己都得意地說道:“我都不知道自己會做出這么多的造型來,只要努力去創作,有時間的話還可以做多一些。”

         

         

          岳云生制作的泥人,事先不會繪出任何的人物形象,也不會參考任何的圖像,一切的人物形象都來源于自己的生活經驗和想象。模仿圖像人物制作成泥塑靠的是眼睛,而憑借自己的想象力制作泥塑靠的是心。

         

         

          在泥塑館見到岳大師,說起創作泥塑的淵源,他說:“上個世紀50年代,那時候我還在農村生活,每當農閑時節,村民們忙完地里農活,穿著破棉襖靠著墻根曬太陽。那時候大家剛分到土地,生活也得到改善,臉上自然而然就有了笑容。大家聚在一起笑容滿面的情景一直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后來,到了蘭州,我一直在思考怎樣更好地表現西北農民的淳樸,表現人性中的‘真善美’”。

         

        版權所有:蘭州非物質文化遺產陳列館
        caop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