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7dtvr"><sub id="7dtvr"></sub></big>
    <dfn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meter></dfn>
    <big id="7dtvr"><strike id="7dtvr"><progress id="7dtvr"></progress></strike></big>

      <em id="7dtvr"></em><big id="7dtvr"></big>

        <pre id="7dtvr"></pre>
         
               

        何海樓與“蘭州古八景”

        發布日期:2016-3-31   來源:   點擊次數:197

              甘肅省圖書館珍藏著一套甘肅籍畫家何海樓(臨夏人)創作的《蘭山八景》,為何海樓繪畫創作中的佳品之一。舊時相傳的蘭州八景(也有說十景的)究竟始于何時,由誰選定,目前尚未看到確切的記載。對于八景的景致,說法也略有出入,但比較流行的說法是:五泉飛瀑、蘭山煙雨、白塔層巒、梨園花光、河樓遠眺、古剎晨鐘、虹橋春漲、蓮池夜月。

         
          五泉飛瀑
         
          皋蘭山下有泉五眼,丁冬作響,名曰甘露泉、掬月泉、摸子泉、蒙泉、惠泉。因五泉之名,其山曰五泉山。五泉山有東西兩澗,兩澗瀑布懸空,清流交錯輝映,很是壯觀。正如何海樓“龍泉瀑布圖”上題詩所云:“蒼崖百丈瀉飛泉,可是驟龍乍吐涎。誤認光明一段錦,回波漩伏瀑珠穿。”另一賞心悅目的人文景觀,便是林蔭峭壁間的寺宇樓閣。據資料記載,光緒年間,皋蘭人士陳注(號敏齋),慷慨捐銀七千七百八十八兩五錢八分用來修建五泉廟宇。民國八年(1919年)劉爾忻主持修建時,所捐銀兩如數交付,遂有五泉廟宇之宏觀。五泉廟宇的建成,為“五泉飛瀑”景色增添了更多的雅趣,特別是廟宇上的詩詞楹聯,讓觀者有神游之感。正如劉爾忻所題一聯云:“都來游圣人之門,上觀千古;從此發名山間氣,后有萬年。”泉水清幽,澗水飛濺;亭宇疊立,漫山詩賦楹聯。難怪“五泉飛瀑”成為蘭州古八景第一。
         
          蘭山煙雨
         
           蘭山位于城南,為皋蘭山之簡稱。每當朝陽夕輝照耀,輒有嵐煙如帶,橫集于山腰;每遇秋霖夏雨,則淡雨散于天空,濃云鎖于山巔,整個山水城郭,盡在煙霧中。此情此景,山間重臺復閣,或露其頂,或現其角,云霧在其間縹緲出沒,隱隱約約,正所謂“多少樓臺煙雨中”,“塞上風云接地陰”。煙雨中若登高一覽,定有恍然天宮之美感。如此“海市蜃樓”般的景致,從何海樓的“蘭山煙雨圖”和其上所題的美麗詩句中,人們感悟到當年蘭州城南美麗的山水景色:
         
          山色空濛雨亦奇,濃煙漠漠更相宜;
          峰巒遮處樓臺隱,多少芳勝透沃時。
         
          白塔層巒
         
          白塔位于蘭州城黃河以北,現存白塔系明景泰年間鎮守甘肅的太監劉永成重建,七級八面,高約17米。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巡撫綽奇擴寺增新,起名“慈恩寺”。何海樓繪制的“白塔層巒圖”,形象地描繪出了此景的雄偉風姿:層巒簇擁著白塔聳插云霄,其影倒浸黃河中,閃閃爍爍。居高臨下,前有蘭山為屏,城郭歷歷在目,下有黃河如帶,浮橋似蛇。正如圖中題詩所云:“七級浮圖出岫巔,風搖鈴語個個圓;慈恩寺里炊鐘動,驚起寒鴉拍暮天。”
         
           梨苑花光
         
           在明代時,蘭州城池的東、西、南三面都是田園,今雙城門外至上、下溝一帶;上、下西園;祿家巷、周家拐子、靛園寺(即鼓樓巷與中路子之間)一帶和今雷壇河口以東、萃英門以西、黃河以南、臨夏路以北的這片地方。這里原是一片果圃,其中以梨樹最多,所產冬果梨皮細肉脆,香甜多汁,居蘭州冬果梨之冠。在龍尾山山腰之北斗宮、上帝廟、酒仙殿等各廟的前樓,名梨花館。每到暮春梨花怒放之時,只見花光閃爍潔白如玉,間或有碧柳紅桃點綴其中,真所謂“梨花萬樹都成雪,楊柳千絲欲化煙”,滿園春色明媚,幽香飄浮,令人賞心悅目。
          何海樓的“梨苑花光圖”中逼真地再現了出來,作者并賦詩贊曰:
         
          晴雪團花萬朵攢,香生不斷曙光寒;
          滿川玉誤瀛州雨,猶帶華林日影看。
         
          圖中山脊處繪有的四墩堡,原為乾隆年間為拱衛西關而筑,后為游人登山遠眺觀景之用。遠望如白云落地,近觀似玉蘭鬧春,其風韻之佳麗,為西北所少有。
         
          河樓遠眺
         
          河樓指望河樓,按方志記載,計有兩處。一在鎮遠浮橋南端,規模較小,早已無存;一在甘肅省政府中山東園內的舊城北垣上面。省府舊為明肅藩故邸,園為后苑,苑中蓋一登高遠眺之樓,即通常所說的拂云樓。此處系指后者拂云樓,舊稱源遠樓。樓北城下為黃河,樓南城下為明肅王府的凝熙園,清代改名為節園。由節園拾級而登,即可到達樓上。樓立城頭,高入云表,在此憑欄遠眺,八面風光盡收眼底。清光緒年間(1875年~1908年),陜甘總督升允有一副題聯:“隴云秦樹窮千里;河聲岳色共一樓。”對望河樓的妙處做了高度概括,F因城墻拆除,拂云樓也不復存在。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甘肅總督楊應琚稱后院為節園,民國十六年(1927年)改為中山東園。登樓向北眺望,白塔聳立,黃河繞城下,鐵橋如長蛇,風光無限,如詩如畫。何海樓用他那精致的筆墨繪制了下來,并題詩一首:
         
          晚來散步望河樓,兩岸風光一覽收;
          言念賀蘭山下客,忍將壯志付東流。
         
          說到望河樓,不得不提及碧血碑。望河樓上有碑二通,各高七尺,寬四尺。碑文為草書,精透異常,內容一為肅王識(金宏)詩,一為御史吳太恒詩。明崇禎十六年(1643年),李自成派起義軍攻陷蘭州,肅王妃顏氏、顧氏、嬪田氏、楊氏均觸碑而死,此碑因此被世人稱為碧血碑。據史志記載,碑陰有血跡各一,大如碗,歷久不滅,天陰雨濕,血跡尤顯。
         
          古剎晨鐘
         
          舊時蘭州的寺廟很多,在蘭州約有20余座,尤其是五泉山的崇慶寺、白塔山的白塔寺、華林山的華林寺,居高臨下,鼎足相望,每到清晨和黃昏,三寺金鐘齊鳴,聲浪覆蓋全城,真所謂“萬籟此俱寂,惟聞鐘磬聲”。清代皋蘭進士吳可讀的《古剎晨鐘》詩,對此做了生動的描寫:
         
        喚醒人多少,塵飛古剎縱。不知何代寺,時叩曉天鐘。
        韻逐雞聲遠,音催蝶夢濃。敲回殘月落,撞罷濕云封。
        鴟瓦森無數,獅臺上幾重。三千驚幻象,百八響從容。
        塔院鈴聲續,城樓鼓角咚。曙光猶隱約,透出馬銜峰。
         
        但隨著歷史的變遷,晨鐘所剩很少。至民國時期,尚存的有莊嚴寺、普照寺、嘉福寺、東華觀(玄妙觀)、白衣寺、崇慶寺、慈恩寺等。古剎晨鐘的景觀,吳可讀有詩云:“喚醒人多少,塵飛古剎縱;不知何代寺,即叩曉天鐘。”何海樓繪制的“金山海勢圖”,只是選取了金山寺這一小景,但從中可以領略到蘭州古剎晨鐘的宏偉氣勢。
         
          虹橋春漲
         
          虹橋是對握橋的一種比喻。握橋,又名臥橋,舊址在今西津橋處,東西橫跨在雷壇河上,是伸臂木梁橋的代表作品。橋全長27米,凈跨度為22.5米,寬約4.6米,高4.85米。橋身計有四層挑梁,每層挑梁由7根縱列的巨木貫栓而成。第五層是橫鋪在木簡支梁上的橋面。橋上建有橋屋,兩側修有衛欄,橋端筑有翼亭,亭上均有題額。東亭前額是“空中鰲背”,陰額是“彩虹”;西亭前額是“天上慈航”,陰額是“新月”。因為縱列的巨木由兩岸層層向河心挑出,最后經由,千3間的橋面連接(即“握’’)在一起,所以稱為握橋,又因從側面看去,橋身呈現弓形,猶如新月、彩虹,故又叫虹橋。昔日每逢冬季,雷壇河水便凝固成冰,皚皚如同石蠟,及至春和日暖,冰融水漲,又若銀鱗擁涌橋下,向橋上過客報告春訊。
         
        春橋春渡觀春華,春水春山春景佳;
        河漲春橋橋春漲,流沙過客客流沙。
         
        這便是對“虹橋春漲”的寫意。何海樓在畫中題詩寫道:
         
        臥虹一道壓西津,聚影成橋畫里真;
        三月風光桃浪暖,泛槎誰是武陵人。
         
          美如彩虹的臥橋在袖川門外半里許,橫跨阿干河東西兩岸。據史料記載,該橋最早建于唐初,后多次被毀重修。最后虹橋春漲一次重修是在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這時的橋較以前堅固,具有相當規模。每當嚴冬之際,橋下積冰成橋,鱗結若白練。到了春和日暖、冰融水漲之時,又如青玉擁橋,橋亦若增。1952年4月蘭州市政府為了便利交通,拆除虹橋拓寬西津路。1956年又在握橋舊址上新建鋼筋混凝土單孔雙線型橋,故稱新橋!稑蛄菏吩挕穼μm州握橋給予很高的評價,把它稱為“伸臂木梁橋的一個代表”。福建廈門集美鎮海濱有愛國僑領陳嘉庚出資興建的一座鰲園,園內亭廊建筑上有無數反映祖國名山盛景的精美石刻浮雕,涉及甘肅的惟一畫面,就是握橋。
         
          蓮池夜月
         
          蓮池,原名蓮塘池,又名蓮蕩池,即今小西湖。這里原是一片天然湖塘,后因池內種有蓮花而得名。據《蘭州府志》記載,為明初肅王所建。湖面東西長約500米,南北寬約200多米,北傍黃河,四圍蘆荻,鷺浴鷴浮。蒔荷載柳,泛舟汛月,光景清幽,樓臺亭榭,修飾巨麗,人們常以杭州西子湖比之?上髂в诒。清初雖幾經重建,但屢建屢廢。光緒七年(1881年),楊昌濬自浙江移督甘肅后,在湖中新建了來青閣,湖西新建了臨池仙館,湖北新建了螺亭,并在池東建坊,題額“小西湖”。民國十三年(1924年),督軍陸洪濤飭其僚屬重修,增建了宛在亭、瀛洲亭、釣濰坊、羊裘室、龍王廟等勝境。鄉紳名士題聯賦詩甚多。其中以楊巨川的楹聯寫照最為巧妙:
         
        數行楊柳,十里煙波,載酒尋詩,不減蘇堤韻事;
        北塔抽簪,南屏擁翠,濃妝淡抹,依然西子風浪。
         
        何海樓在圖中亦題詩贊曰:
         
        西湖十里好煙波,散作蘭波漾一窩;
        蓮葉田田人對月,分明清影今宵多。
         
          其后小西湖又逐漸荒廢,F小西湖公園以“淡妝濃抹總相宜”的秀麗姿容裝扮著金城。
          當然,以《蘭州八景》作圖冊而名之,未免有點落套。但以此作為此圖冊的綱而表現蘭州的諸多佳景也有新意。傳說南宋畫家宋迪,以瀟湘景致為內容,創作了多幅作品,其中以瀟湘夜雨、洞庭秋月、平沙落雁、江南暮雪、煙寺晚鐘、漁村夕照、遠浦歸帆、山市晴嵐8幅最佳,稱為“八景圖”。大詩人、書畫家米芾看后不禁拍案叫絕,濃興之余,又給每幅畫做詩序,大加推崇。米芾還四處奔走集資,在長沙修建了個八景臺,將瀟湘八景陳列于上。南宋寧宗趙擴觀后也對瀟湘八景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便御筆丹書八景詩組,使瀟湘八景更加聲名大振。從此以后,各地評選景致,也往往以“八”為限,諸如燕京八景、羊城八景、洛陽八景、桂林八景等等,真是不勝枚舉。蘭州既然是神州大地的一個組成部分,自然也難脫羈絆!   短m州八景》圖冊高29厘米,橫16厘米,紙本設色,整個畫面構圖嚴謹,內容豐富,詳略互見,層次分明,筆致墨韻,清潤明秀,顯示了作者深厚的藝術功底。如果作者沒有對蘭州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懷有的深厚感情,并作過深入悉心的體察,他就絕然不會將“游目騁懷”、“胸藏丘壑”的蘭州勝景描繪得如此真切生動。畫家在圖冊題記中有如下的話:“余素習唐宋以次諸名家山水,資鈍末人于室,惟于黃子久先生山水不分晝夜研究,四十余年僅得皮毛,至其神氣筋骨烘云托月之法,尚未得萬一也。”不難看出,這只是何海樓先生的謙詞罷了,否則就不會有楊思、煦園、裴建準、范振緒、張建、貴薰等諸多書畫名家為其八景題跋賦詩,盛贊其筆墨技法了。
          舊時的蘭州八景,由于這樣或那樣的原因,不少已經成為人們美好的回憶。與此同時,新的景致又相繼展現在人們面前。為此,1984年8月,《蘭州報》(后改為《蘭州晚報》)編輯部和市園林局聯合舉辦了一次全市性的蘭州景致征選命名活動。在群眾投票的基礎上,經有關方面的專家認真討論,最后評出了十處最佳景致,并分別敲定了景名。新評出的蘭州十景是:棲云聳翠(興隆山)、蘭山煙雨(皋蘭山)、五泉飛瀑(五泉山)、白塔層巒(白塔山)、芳洲思雁(雁灘)、絲路金波(濱河路)、天斧沙宮(大沙溝)、紅雨流丹(安寧桃園)、花海玫香(苦水玫瑰)和石壁瀉珠(吐魯溝)。新評選的蘭州十景,既有自然景觀,又有人工景致,既有繼承,又有發展,較好地代表了蘭州這座高原古城當今的風景特點,體現了與時俱進的時代精神。
         

        (責任編輯:王藝暉 邵麗君 宋文博 李靜)

        版權所有:蘭州非物質文化遺產陳列館
        caop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