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7dtvr"><sub id="7dtvr"></sub></big>
    <dfn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meter></dfn>
    <big id="7dtvr"><strike id="7dtvr"><progress id="7dtvr"></progress></strike></big>

      <em id="7dtvr"></em><big id="7dtvr"></big>

        <pre id="7dtvr"></pre>

        欄目導航

        聯系我們

        金城關文化博覽園

        電話:0931-7895010

        E-Mail:lzjcgwhbly@163.com

        地址:蘭州市北濱河路450號

        文章內容

        王志安的馬家窯文化情結

        發布日期:2019-4-11

         

        來源:每日甘肅  記者:閔媛

         

         

         

        王志安在沈陽世界園藝博覽園蘭州彩陶園內參與設計制作。(資料圖)

         

         

         

        通過一件件陶罐,他探尋到遠古先民的生活場景;

         

        通過一個個紋飾,他解讀出遠古人們的生活奧秘……

         

        他,是王志安,甘肅省馬家窯文化研究會創始人。

         

        今年76歲的王志安,長期從事著馬家窯文化的研究。他研究馬家窯文化,研究彩陶紋飾,也研究其中蘊藏的文化密碼,并從中找尋能夠反映遠古時期的歷史信息。

         

        在王志安看來,研究這些紋飾圖案,是探討遠古先民生活的重要線索,更是研究遠古時期的一把文化鑰匙。

         

         

        王志安出生在馬家窯文化的命名地臨洮縣,畢業于西北師范大學美術系,畢業后成為一名美術工作干部;36歲下海做文化商人;38歲蒙冤入獄4年;44歲創立臨寶齋文化商務總社;52歲創立馬家窯文化研究會,開始致力于馬家窯文化研究事業;69歲寫出了他的第一部學術專著《馬家窯彩陶紋飾探秘》;2011年創立并擔任了西北民族大學馬家窯文化研究院院長,開始把馬家窯文化的研究活動從學術層面引向大學,并通過多次主持全國性的研討會和論壇活動把馬家窯文化的研究和傳播活動推向全國。

         

        王志安不僅收藏了兩千多件珍貴的馬家窯彩陶,這在私人收藏中很罕見,而且在馬家窯文化研究與推廣方面也做出了很多貢獻。

         

        王志安說:“我對馬家窯文化彩陶的研究,起步于20世紀90年代。我把大部分精力放在與馬家窯文化紋飾內涵有關的解讀研究上,只有把豐富多彩的馬家窯文化紋飾的內涵探討清楚,才能全面解釋其所蘊含的文化價值和藝術魅力,才能讓更多人把目光聚焦于馬家窯文化的研究與探索。”

         

        為了方便收藏與研究,王志安傾其囊、盡其情,建立了全省第一個馬家窯文化博物館。“當時由于遠古文化資料少,馬家窯紋飾破解又是一塊學術空地,我們的研究困難重重,但這也給我們提供了研究機遇。那些彩陶紋飾像無字天書一樣令人迷茫,也令人癡迷。”王志安沉浸在遠古人類的精神世界中,那里雖然荒蠻,卻又是一個閃爍著文明曙光的迷人世界。對他而言,他所研究的雖然是沒有生命的陶器,但折射的卻都是鮮活的歷史。他在長長的歷史河流中,撈起一件件彩陶,從中看到了普通先民的日常生活,看到了遠古人們的審美與勞動,看到了先民的智慧與創造。

         

        為了研究,他在資源匱乏的環境中為自己尋找資源?恐鴰资陙砣硇牡耐度,他的研究之路取得了不少成果。

         

        “做研究不要顧及外界的太多因素,也不要因為怕難而畏縮。”王志安告訴記者,這幾十年,自己曾受過不少挫折,屢經坎坷;曾到處碰壁,灰心喪氣;也曾遇到良師益友,受益匪淺。但是,癡情于馬家窯文化的情結讓他進行著艱苦探索,從未想過放棄。

         

        王志安的經歷跌宕起伏,而他毅然選擇了一條不平凡的路,選擇一生鐘愛馬家窯,研究馬家窯文化。一談起馬家窯彩陶他就愈發神采奕奕:“這些圖案花紋有的來自大自然的寫實,如水波紋、蛙紋、動物紋等,還有抽象的幾何線條裝飾,既寫實又抽象的紋飾想象奇特,形態優美。不僅散發著原始藝術撲朔迷離的內涵和獨特魅力,還包含著史前時期那些神秘的社會信息、文化信息,這些都是我們珍貴的歷史文化遺產。”

         

        這其中有對知識的變化更新,也有對研究的執著定見。

         

         

         

         

        (本文圖片均為王志安藏品)

         

         

        王志安常說自己是一個馬家窯陶癡,他對于馬家窯文化的情結正如他創作的詩中所言:“相伴寂寞年復年,陶閣雖小能邀天。常在忘情忘我地,只做陶癡不做仙。”

         

        王志安認為,自己所知道的不過是多年積累研究探索出的知識。但這些知識對于一般人來說是陌生的。對大多數人而言,這些陶罐是遙遠時空中的遺留物,人們可以依靠科技手段,得知它的年代,但它們所蘊含的內涵、所承載的文化密碼,卻是不為人知的。王志安對它們的研究,不僅僅是研究它們的特點、形制、時期等,更是通過它們去探尋歷史,去探尋文化的變遷,去探求遠古人們的精神世界。

         

        而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到底馬家窯彩陶上的圖案代表了什么?怎么樣才能讓不會說話的“陶罐”開口?王志安也曾困惑許久。

         

        機遇,總是青睞有準備的人。也許是感動于他的執著,他終于發現了打開遠古世界的鑰匙。

         

        “1999年,我得到一個消息,有一位收藏者甄氏尋到了一個頗為稀罕的彩陶罐。我聽說后連夜趕到他家,仔細端詳著陶罐,實在愛不釋手。但是他要價太高,當時相當于買幾套房子的錢。一時間我根本拿不出這筆錢,但是想到這件彩陶要流出本省,還是不忍放棄。于是和妻子商量后,在甄氏家里討價還價,軟磨硬泡。但是不管怎么說,甄氏都無動于衷。最后,我急了,說了幾句狠話。”這下把睡眼惺忪的甄氏弄得不知所措,趕忙拉住王志安,雖然價格還是超出了王志安的承受范圍,但是為了這件稀罕的陶罐,王志安狠了狠心答應了。緊緊抱著這件陶罐回到家里,王志安沉醉在擁有心愛的彩陶罐的享受中。此后,他每天都要取出來看了又看,揣摸了又揣摸。也正是這件彩陶,幫助他打開了解讀馬家窯文化紋飾圖案的神秘大門。

         

        “有時,我面對一個彩陶圖案,百思不得其解。如何破解這些紋飾的內涵,一點辦法也想不出來。去查資料,哪里有這種資料呢?當時,沒有人對馬家窯文化彩陶上的圖案進行過解讀。而這件彩陶讓我眼前一亮。”王志安激動地告訴記者,他發現這件彩陶上筆意流暢的漩渦紋中間,四面畫著四個黑彩類人蛙神紋,蛙神紋模樣好似在播種。那些周圍布滿“×”的圖案如同漫天飛舞的種子,還有邁開大步行走在田野上播種的人物……活脫脫一幅先民播種圖。有了這樣的認識,王志安再觀察收藏的所有彩陶時,茅塞頓開,對不同的紋飾有了更多更深的認識,這樣一來,王志安對馬家窯彩陶紋飾有了進一步認識。

         

        “一件彩陶打開了我的心扉。過去長期積累的知識和智慧同時被調動起來,過去的生命體驗和一切文化靈感也被調動起來了。”長久困惑他心靈的疑問一下得到了解答:原來先民們在彩陶上所畫的紋飾,并不是他們的隨意之作,而是有一套完整的形制來表達他們心中的崇拜和敬仰,表達他們的精神追求和文化思緒。于是馬家窯彩陶上的水波紋、漩渦紋、四圈紋、太陽鳥、八角紋、蛙紋、“?”紋等,都在王志安研究過程中,破解出了全新的內涵,他提出了許多獨到的見解,隨后一篇篇破解文章應運而生。從1999年到2011年先后寫出了數十篇論文,從馬家窯類型中水波紋到半山類型大漩渦紋、四圈紋到馬廠類型的蛙神紋,他都找到了與遠古社會進化相印證的古先民的心理訴求和文化情愫。盡管是一家之說,但是他的解讀還是引起了廣泛興趣和關注。

         

         

        很多人都知道王志安收藏馬家窯彩陶的故事,但是卻不知道他研究馬家窯文化背后發生過什么。

         

        有人評價王志安是中國研究馬家窯文化的第一人,王志安卻說:“研究彩陶,我并非第一人,從夏鼐到謝端據、石興邦、張鵬川、郎樹德、王仁湘等許多卓有成就的專家,他們都是我的老師。這幾十年,我不斷學習、探索,在研究彩陶紋飾中,深深感謝他們給予我的幫助和支持。甘肅和分布在很多地方的彩陶收藏家,也為我對馬家窯文化彩陶的探索與研究提供了寶貴資料。”

         

        王志安不僅收藏了許多精美的彩陶,而且在彩陶研究上頗有心得,常有論文發表,并且有獨到的見解。2006年,中央電視臺“探索·發現”節目組拍攝《神秘的中國彩陶》專題片,王志安作為主講人之一,講述了馬家窯文化彩陶蛙紋是中華龍起源的觀點,其中的講述很精彩,從不同的角度解讀了馬家窯彩陶的紋飾。

         

        王志安為弘揚馬家窯文化做出貢獻的同時,也完成了由一位彩陶收藏者到彩陶研究專家的轉變。

         

        2010年,在西北民族大學成立了馬家窯文化研究院,王志安擔任院長一職。他創作了十多個第一:第一個建立了馬家窯文化研究會;第一個創辦了《馬家窯文化源流》會刊;第一個開通了馬家窯文化網站;第一個在天津舉辦馬家窯文化彩陶展;第一個在上海舉辦馬家窯文化講座;第一個自費舉辦馬家窯文化發現命名八十周年紀念大會;第一個在沈陽世界園藝博覽會上建起了馬家窯文化彩陶園;第一個發起組織舉辦了中國首屆馬家窯文化學術研討會;第一個在蘭空部隊和韶關大學開學術專題、講演馬家窯文化;第一個兩次在全國旅游名勝地推動舉辦并主持了以馬家窯文化為主要議題的嘉峪關文化與彩陶研討會。第一個出版專著,論述“全球視野下的馬家窯文化”……

         

        對王志安來說,這些第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從豐富的馬家窯彩陶圖案中,解讀出遠古先民們當時的心靈訴求和文化內涵,以及遠古社會發展變遷的軌跡。經過多年的研究,王志安從多個學術領域切入,出版了一本學術著作來揭開馬家窯文化研究中的一些謎團。由于有遠古彩陶遺存作為真實的實物證據,又有合乎邏輯的推理和論證,這些原創性的學術成果引起了社會的一定反響。

         

        憑著發自內心的敬仰和赤誠,在漫漫遠古史的長河中,王志安尋找與先古人們的精神對話。他用自己的研究,還原人們的生命與情感,豐富我們的認知,觸動我們的內心,增強我們的文化自信。

         

        而他自己,也樂此不疲。

        caop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