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7dtvr"><sub id="7dtvr"></sub></big>
    <dfn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 id="7dtvr"></meter></meter></dfn>
    <big id="7dtvr"><strike id="7dtvr"><progress id="7dtvr"></progress></strike></big>

      <em id="7dtvr"></em><big id="7dtvr"></big>

        <pre id="7dtvr"></pre>

        文章內容

        王萬祥傳奇:從一個小兵到臺灣總兵

        發布日期:2016-12-24

         

        來源:蘭州晨報 作者:王文元 

         

         

          講述人段文琰甘肅會寧人本土歷史文化研究者

         

          會寧漢岔鄉一帶

         

          《晉江縣志》書影

         

        無論何時傳奇故事,總是令人神往。曾有一個甘肅人,從長沙孤身到云南,再從云南到張掖,多次萬里轉戰,最終竟然成了第五任臺灣總兵。

         

        這人就是王萬祥。雖然自古關東出相,關西出將,對于將星輩出的隴原大地而言,人們對于清代名將王萬祥還是有些陌生。不過,一個甘肅人怎么就到了臺灣,還成了總兵呢?他是怎么做到的?

         

        王萬祥(1644年—1701年),字瑞宇,號鐵山。清初甘肅鞏昌府會寧縣關川里一甲(今會寧縣漢家岔鄉細岔)人。王萬祥不僅任過臺灣總兵,而且還任過福建陸路提督,發展教育,安撫民眾,他題寫在澎湖島的匾,被認為是澎湖古今第一名匾。從一個小兵,一路轉戰,一路升遷,可謂是上演了一幕小兵的華麗大逆轉。

         

        這位不為人知的傳奇名將,究竟留下了哪些故事呢?今天,我們就聆聽段文琰講述王萬祥的傳奇。

         

        從北到南,他走了四個“長征”

         

        傳奇人物,必定有非同尋常的出生故事,有些玄幻,比如父母夢見什么神獸,有些比較質樸,遇到打雷下雨出彩虹什么的。王萬祥的出生似乎沒有這么多的奇異,相反他的童年卻很有些凄苦。王萬祥是我們會寧人,具體地說他是關川里一甲,這個地方究竟在哪里呢?

         

        我們先來說說明代的里甲制度。明初,朱元璋為了加強對各地的掌控,在全國推行黃冊制度,就是把你家人口、土地、財產等等情況,全部登記在冊,便于管理、收稅。登記就登記吧,怎么又出了黃冊呢,其實黃冊就是黃紙,原本是白紙,但白紙容易遭蟲蛀,因而就在白紙上涂了藥水,這種藥水來自一種黃色的植物,因而紙就成了黃色,登記整理出來的冊子就叫黃冊。在黃冊上的人口,按照每110戶編為1里,當時會寧境內分為十二里,每里分為十甲,關川里一甲在我的家鄉會寧縣漢家岔鄉金灣一帶。

         

        我們會寧古稱會州。自古就是絲綢之路的交通要沖,向來有“地控三邊”、“秦隴鎖鑰”之說。同時,干旱少雨,溝壑縱橫也是我們會寧的特點。艱苦的地方出生的人,往往比較堅韌。再加上明末清初的那個亂世中,兵匪橫行,青壯年大多都要習武,以強身保命。至今,我們會寧崇文尚武之風不絕。這樣的環境中出個武將并不稀奇。

         

        王萬祥家族算是個紳士之家吧。他的太爺爺是我們漢岔一帶的鄉賢,名叫王質。他的高祖王莊曾祖王質,均被明代皇帝贈授恩榮。似乎到了王萬祥的父親王喜的時候,處境就頗為困窘。王萬祥3歲時王喜就去世了。

         

        父親去世后,家境貧寒,衣食無著,王萬祥的母親就帶著他投奔了他的郭姓姑父,說著簡單,其實這個投奔可是不容易。當時王萬祥的郭姑父。在王進寶的軍中當差。王萬祥母子也隨軍轉戰,后來王進寶部遠征云南,他們母子也就到了長沙。不幸的是,兩年后,他母親就在長沙去世了。安葬完母親后,15歲的王萬祥孤身一人前往云南尋找郭姑父。郭姑父沒有后人,他就此改姓為郭。

         

        后來,王進寶又從云南調回了甘肅,這又是一趟萬里轉戰。這還不算,康熙二年,已經在甘肅軍中的王萬祥又專門請假,將他母親的遺骸從長沙運回張掖暫厝。這又是一趟萬里跋涉。

         

        從北方的甘肅,到南方湖南、云南,這時他已經走了四次。這還不算完,后來他跟隨王進寶平定吳三桂之亂,又走了一個來回,再算上從甘肅到北京、福建,長途跋涉對他而言似乎算不得什么。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長途跋涉開拓了他的視野,了解了各地的風土人情,為他的名將之路打開一扇門。

         

        百里奔襲,凌晨破敵奪臨洮

         

        前些年,熱播的電視劇《康熙王朝》深受眾多影迷的追捧,陳道明演的康熙刻畫得入木三分。這部電視劇中吳三桂之亂是個重頭戲,其中有段戲,駐扎在平涼的馬鷂子王輔臣也反了,形勢非常危急,康熙派周培公和圖海出征。其實,這段戲歷史基本真實,但用兵主帥則是虛構的。

         

        王輔臣本姓李,是山西大同人。少年時隨姐夫參加農民起義軍,后來被大同副將王進朝看中,成了王的義子,也就改姓王。因武藝超群,騎馬如飛,故而人稱馬鷂子。后來他與吳三桂的關系非常密切。吳三桂叛亂之初,王輔臣并沒有響應,誰知發生一件陰錯陽差的事,王輔臣不得不反。他曾任陜西提督,他的叛亂不僅陜西響應,甘肅除河西走廊以外的大部分地方都響應了。

         

        隨即,清軍兩路平叛,一路是太原將軍畢克力圖進攻陜西,另一路就是西寧的王進寶部,而王進寶部打先鋒的則是王萬祥。

         

        這時的王萬祥已是軍中驍將。每次打仗都是先鋒,而且是先登,所謂先登就是第一批登城的勇士,相當于人們所說的敢死隊。自然這要得益于王萬祥過人的武藝。據說,他經常是橫刀躍馬,斬敵軍驍勇者于萬軍之中,很有點關張的架勢,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故而,軍中稱他飛將軍。

         

        王輔臣叛亂后,蘭州是王進寶部要收復的第一個目標?墒,攻取蘭州看著容易,實際卻是“刺猬”。為啥,當時王輔臣的蘭州守軍雖糧草不濟,但后援卻實力強大。蘭州周圍的臨洮、定西、榆中都能給蘭州提供有力的支援。這怎么辦?王進寶也犯愁了。王萬祥提了一個建議,他覺得先取蘭州周邊,從比較偏的臨洮入手,采用聲東擊西的辦法,用蘭州吸引叛軍注意力,而精銳卻突襲臨洮。

         

        于是,王萬祥率其所部的六百多精銳,為突襲臨洮的大軍開道,星夜直奔臨洮。四更天時,突襲部隊前鋒抵達臨洮城下。此時,臨洮守軍正在睡夢中?墒,城墻高大無法攀登,這怎么辦呢?他們仔細觀察發現,城墻有處斜坡可以上。于是,王萬祥的一個部將閻潤先上,然后在垛口掛下繩子,大軍隨即依次而上。

         

        當數十人登上城墻后,叛軍發現他們,形勢急轉直下,在城上的王萬祥說:“此處進退無門,倘戰敗亦難下城,縱是一死,不如拼死一戰,勝負未可定也。”大家拼死向前,一鼓作氣,攻占了臨洮。隨后,他們攻克蘭州周邊的定西、榆中等地,蘭州就成為一座孤城,圍攻幾個月后,被王進寶部輕松攻占。

         

        誰知,攻占臨洮的功勞,卻給了別人,盡管沒有軍功,他卻毫無怨言。

         

        臺灣任總兵,題匾留澎湖望安島

         

        王萬祥號鐵山,這個號來自于會寧鐵木山,可見在他的內心深處有很深的家鄉情結。出身貧寒的他,對百姓很關愛。這一點是古今良將的基本素養。

         

        在攻占靜寧時,當地民眾對叛軍很支持,攻城之戰比較艱難。攻占靜寧后,王進寶要將幫助叛軍守城的老百姓全殺了。原話是:進寶憤城中民眾為賊守城,下令屠滅。這時,王萬祥提出了不同意見,勸阻王進寶,改為只誅元惡四人。靜寧的很多老百姓得以保住性命,為紀念他們,很多靜寧人家都供奉王進寶、王萬祥的牌位,以祈求平安。

         

        王萬祥一生多受王進寶的提攜教育,可以說,沒有王進寶,就沒有后來王萬祥的福建陸路提督。王進寶一生培養了不少的甘肅人,基本在順治康熙雍正三朝,形成了一個小規模的甘肅將領團體。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王萬祥進京面圣,康熙賜宴召見于瀛臺。先是擢升王萬祥浙江定?偙,加左都督;又改授福建興化(今莆田)總兵。他也在這時候恢復了王姓。王萬祥于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閏三月接旨任臺灣總兵(臺灣歷史上101任總兵中第五任)。王萬祥任臺灣總兵后軍紀嚴明,保護商旅,布德施威,疆域平安,自此“澎湖天塹,永不揚波”。至今,澎湖望安島的一個小廟中敬獻有“奠安海國”的木匾,為澎湖第一古匾。這個匾就是王萬祥以臺灣總兵的身份題寫敬獻的。

         

        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王萬祥升任福建陸路提督?滴跛氖(1701年)八月六日,王萬祥因病卒于福建陸路提督府,贈太子少保(正二品),謚“壯敏”。一個甘肅人將他的傳奇,就此留在祖國的東南海疆。在此,我也希望更多的人,能提供王萬祥資料,讓他的故事更加廣為人知。

         

        文/圖蘭州晨報首席記者王文元(資料圖片由記者翻拍)

        caopron